校园性教育,你脸红吗?

发布者:武汉大学青年传媒集团   发布时间:2014-11-28 14:54

【作者:刘振兴 王雨璠 刘霄】【编辑:future】【点击:2266】

导读:

在我国上千年的历史发展中,“性”文化长期被视为洪水猛兽,受到主流社会和主流文化压制与避讳,性教育也因此成为传统教育中的“盲区”。时至今日,这种状况虽有所改善,但思维惯性等因素依然阻碍着校园性教育的发展步伐。在同伴性教育方面,武大一社团成为了先行者和探索者。该社团现状如何?接受情况怎样?校园性教育,在误解与非议中前行。

  

 武大出了个“套套社”  

第一次见到社长慕文龙和他的“青春健康同伴社”,是在今年921日桂园举办的“百团大战”社团联合招新活动现场。几位社员正在向为数不多路过摊前的同学们发放宣传品,场面略显冷清。一些好奇的同学走上前来询问,而当看清社员递来的“小礼物”是什么时,却摆摆手,红着脸离开了。

这些特殊的“礼物”——避孕套和避孕药等避孕用品,触及了少男少女们内心最难以启齿的话题——“性”。“哎,那边有个社团正给路过的同学们送‘那种东西’呢……”,“那个社是干什么的?”“不知道……卖避孕套的?”,就这样,“套套社”的外号在参加活动的同学中渐渐传开了。

“同学你好!你知道什么是同伴教育吗?你想了解预防艾滋病等生殖健康知识吗?你需要避孕套或避孕药品吗?”这个顶着烈日仍然站在摊前卖力宣传的男生,就是青春健康同伴社社长,12级社会学系的慕文龙。

据他介绍,社团的前身是武汉大学计划生育协会主动联系社会学系结成的调研小组,做过关于大学生性知识普及程度的社会实践项目。

今年6月,在校计生协和参与同学的共同推动下,青春健康同伴社顺利通过学校备案,成为由校计生协指导的校级社团。社团旨在通过推动大学生同伴教育和举办主题讲座活动等形式,在全校范围内宣传普及正确的性与生殖健康知识,倡导树立文明、健康、向上的性观念。

另据社员、2013级播音系的樊正清介绍,青春健康同伴社的背后也有国家计生协和中国青年网络的大力扶持。今年暑期,她有幸代表社团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同伴教育国家级培训活动。

 

“同伴教育”难寻“同伴”

同伴教育,指人们通常愿意听取年龄相仿、知识背景和兴趣爱好相近的同伴、朋友的意见和建议,特别是在一些敏感问题上。同伴教育就是利用青少年的趋众倾向,对青少年进行教育的方式。

“推动中国性教育、同伴教育事业的发展是件高尚和十分有意义的事。”指导老师、校计生协的文兴兰老师说。的确,“同伴教育”作为新兴教育形式,贴近当代社会关切,也受到政府、公益组织和学校的多方支持,本该有良好的发展势头。但是,通过记者们的进一步了解,武大青春同伴社的发展实际上面临着许多阻力与压力。

 “在对社团名称中‘同伴’这个词的理解上,就让我们感到很无奈,哭笑不得”,慕文龙说,“有些同学以为‘同伴’是对同性恋群体的别称,‘同伴教育’是为同性恋群体享有平等权利而做宣传的。” 

招新的结果也不令人满意。他说:“虽然整个社会风向是向开放、多元化方向发展,但是对于绝大多数在校学生来说,加入这样一个以从事生殖健康知识宣传为主要任务的社团,很多时候需要面对陌生人大谈特谈‘性’话题,很难不感觉尴尬。” 

还有同学认为,这个社团虽然具有公益性质,但又不同于品牌硬、组织层级严密、认证奖励机制健全的志愿者协会,对自身的能力提升和收获比较有限,而且在社团中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整个9月秋招季,没有开展过一次全校范围内的性健康讲座等活动,在各社团都竞相举办活动“怒刷存在感” 之时,显得有些尴尬。


关于“性”,你怎么看?

针对大学生性教育与性观念这一话题,我们发起了网络匿名问卷调查,同时在线下随机采访了几位身边同学,以期了解同学们对“性”的真实看法。

在接受问卷调查的110名武大同学中,有一半左右同学是从初中开始获得对于“性”的启蒙认识,少数同学从高中和大学开始了解到性知识。从小学开始接触性知识的同学少之又少。在获取性知识的途径中,“同伴间的讨论”和“网络”分别占据第一位和第二位。而对而对男女生情况分别统计和比较后发现,“性爱录像”和“老师”两个途径相差悬殊。

X\Y

老师

父母教育

同伴讨论

性爱录像

专业书籍、报刊

网络

医院

广告

其他

11.63%

6.98%

81.40%

51.16%

25.58%

53.49%

6.98%

13.95%

23.26%

28.99%

18.84%

60.87%

4.35%

26.09%

42.03%

2.90%

24.64%

18.84%

 

此外,九成同学在大学之前基本没有接受过学校统一组织的性教育课程或活动。也有近九成同学对学校的性教育工作不是很满意。

“我读初一时,老师将男女生分开上健康教育课,而且谈的都是皮毛知识。无论讲课的老师还是我们自己,都显得扭扭捏捏的。”李同学告诉记者,“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里,大人们还是无法自然地教我们性知识,所以直到上大学前,我这方面的知识都很匮乏。”他也坦言,上大学之后才从网络和选修课课堂了解了更多的性知识。

另据2010年“青苹果中国青春期教育资讯网”的在线调查显示,66.7%的学生所在学校或班级从来没有开设过青春期教育课程,当孩子们无法从家长、老师那里了解到正确的性知识和性观念时,好奇心和求知欲支配着他们从网络、色情读物、色情影碟中寻找答案。现在的大学生很容易通过网络论坛、影片等获得性知识,而中国在社会性知识管理上还不够完善。大学生们一方面有“丰富”的性知识,一方面却从未受过系统的性教育。

 “孔圣人也说‘食色性也’。我觉得,不管是从生理还是心理来说,有性需求都是无可厚非的,性应该是美好的,应该源于爱。”某同学在调查问卷中“一句话说说对性的理解”中这样写道。

也有同学拒绝我们的采访。一同学直言:“我不会做你们的问卷。这让我感到很不舒服,我拒绝从‘性’这方面来剖析自己。”


彭晓辉:“拂去尘埃见本性”

“大学生如何看待性?类似青春健康同伴社这样的同伴教育社团路在何方?”怀着种种疑问,我们采访到了现任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性学教授、世界华人性学家协会副秘书长,从事性学研究多年的彭晓辉教授。他主讲的《性科学概论》全校闻名,流传着 “不选这门课,等于白上华师”的说法。

“一直都有人提出大学生租房‘同居伤害说’,据此反对大学生发生性行为。我想说的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学校,为什么不教大学生如何处理恋爱中涉性关系的知识?为什么不教他们在中学期间就应该掌握的性知识?舆论一边倒地指责大学生同居和性行为,这是很不公平的。”

那么,性教育应在怎样的环境下进行呢?彭晓辉认为:“所谓理想的性教育环境必须满足七个基本条件,即独立的性学专业设置、性学专业的学位、相关行政法规的执行力、性学研究和师资人才的培养、建立性与生殖健康免费公共服务机构、建立性学学术团体和开办性学学术刊物、普及性教育的社会环境等。”

“我们需要在成立性学院系的大学培养性教育学、性心理学和性医学的专业师资,同时,广泛培训各级学校在职的相关专业的教师,诸如医学、公共卫生学、生物学、教育学、心理学。”

彭晓辉不喜欢扩大异性恋与同性恋的差别。对于同性恋加重艾滋病的发生这一说法,他认为:“持此观点者认为,男同性恋者常常有肛交行为,而肛交比阴道交更容易感染艾滋病,这确乎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这里还有一个逻辑推断出来的事实:如果占人口的3%5%的男女同性恋者,都实施肛交,其总体肛交数量,依然不及异性恋者中的肛交发生数量。”

他认为:“从坚决维护个人权利角度,我个人坚决支持同性恋者的性权利,他们的婚姻应该合法化。只有普及了性知识,普及了人权观念,才能实现消除歧视同性恋者的社会现象。”

多年致力于性学研究与知识普及,彭晓辉无论在其微博、博客,还是在他的讲座留言中,常常提到同一句话——“拂去尘埃见本性”。

 

 

国外性教育启示多

在最早开设性教育课程的国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瑞典。在教育方式上,教师采用启发式、参与式、游戏式的教学方法,提高了学生的参与力度与积极性。近年来,瑞典积极开辟性教育新途径,通过电视实施性教育,打破了家长难以启齿谈性的局面。在教育内容上,小学传授妊娠与生育知识,中学讲授生理与身体机能知识,到大学则把重点放在恋爱、避孕与人际关系处理上。多年来,瑞典教育成果显著,青少年对性有了科学合理的认识,疾病感染率较之前大幅度下降。

在荷兰,儿童六岁就开始接受性教育。不掩饰,不回避,正确的认识自己,正确的认识性。在欧洲国家中,荷兰青少年未婚怀孕的比率是最低的,可见,对青少年甚至儿童开展早期性教育,不仅不会导致性乱,相反可以帮助青少年对性有正确的认识。

在亚洲国家中,也不乏性教育成功的典范。如泰国的青春期教育和疾病预防,日本教育系统、民间团体、学术研究机构各自开展的性教育活动,新加坡推出的《成长岁月系列》多媒体性教育教材等。

 

国内性教育谋“破冰”

近日,“武汉市各小学向学生下发‘大尺度性教育教材’”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再一次引发了网友们关于如何开展性教育的大讨论:“家长忧适得其反”、“性教育教材太直白,性启蒙还得靠爸妈”……

据媒体报道,此次性教育教材——《生命安全教育》已于今年秋季在武汉市各小学开学时下发。书中不仅对女性生理构造、生理变化进行了详细介绍,还出现女性生殖器构造图及月经过程图等配图。该教材曾被武汉当地老师评价为:“很大胆、很直白”。

据此,记者来到武汉洪山区某小学,随机采访了一些小学生。“你们是不是有一本叫《生命安全教育的》书?”、“你们上过课吗?”“还记得老师讲了些什么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学生们或相视而笑,或沉默不语。

我国的教育事业发展至今,性教育似乎依然“撑不起台面”,很多人不能坦然面对,也不愿让性教育在“阳光”下进行。武汉校园性教育破冰之举,有人反驳内容的合理性,有人担心没有具备相关教育资质的老师,有人担心孩子过早了解性知识会带来不良后果……但无论如何,其初衷值得肯定,其勇气值得鼓励。

编后记:

当本专题即将截稿时,我们又收到了慕社长的信息。他高兴地告诉我们,武大青春同伴社即将邀请彭晓辉教授来校,举办一场关于性教育的讲座。在本专题近半个月的准备过程中,我们几位记者和同伴社的几位社员成为了新朋友,一起为社团摆脱困局、向前发展出谋划策。我们也衷心地希望,同伴社能够迎难而上,愈挫愈勇,为推动校园性教育和同伴教育做出更大的贡献。我们相信,武大青春健康同伴社,以及所有为校园性教育添砖加瓦的力量,定将被历史所铭记。